那年夏天

过了立秋,却忽然怀念起那逝去的一个又一个夏天。

2012年夏天,这个夏天发生了很多事情,算是人生转折点吗?并不算是。算是体验了一次生活吧,自2010年高考完之后,跟两次好朋友又一次的来到了我现在所在的城市,深圳。那年较2010年唯一没变的只有兜里的钱和三个人的感情,其他都变了,经过大学两年的熏陶,大家生活,性格方面都有些变化,能说的变得更能说,腼腆的也变得开朗了不少。来到深圳之后,住在朋友的表哥家(下面统一叫表哥),三个人都没找到暑期工,刚好表哥进了一些木板拼装玩具,三个人把部分木板拼装好,去附近步行街找了块地摆起了地摊,那时候每天一顿饭,早上拼装,晚上摆摊的日子趣事多多,有跟城管斗法,胖子朋友还忽悠到城管来买玩具,真是佩服,也有一拼装好就被买走的喜悦,赚了几天饭钱之后(还了成本价给表哥),草草的就上路继续找工作了,之余还打篮球、踩公路、虽然大学所在地广州比深圳大很多,但也没试过从一个公交站走到下个公交站要一个钟的情况,深圳真是个神奇的地方。

最后“走投无路”,投奔了青蛙(另一个朋友)的小姨开的厂,做打杂的,如果说戏有铺垫有正戏的话,那么正戏开始了~

这份工作虽然不累,但也难受,那时候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,虽然是中国南方,也有35度左右,但从室内走到室外确有种入了空调房的感觉,没错,就是室内走到室外,此时应该好奇这是什么厂,“不干胶制作厂”!在这工作的三个星期里,刷新世界观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工作了几天,在仓库里偶遇了极少联系的一位亲戚,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,再过几天,青蛙开着他舅的车上公路被交警扣了。更精彩的应该算是跟主管抬杠了,同是老乡,却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表面上对人很好,实际却斤斤计较,职场斗争技巧从那时候学到了不少,辞职也是因为他而辞的。

论最大的收获,必须要谈到一个人,此人是住同宿舍的业务,一脸书生气,一些高学历的都未必比他有书生气,但他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辍学,理由并不是没钱,或者成绩不好,而是他认为天朝的教育无法让他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,这让我有了很大的兴趣去了解他。与他的几次聊天中,发现其是个很有内涵很有想法的人,也很健谈,可能是出来社会很久的原因,有一次聊天问到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他的回答很不像一个职员会说出来的,具体的我也忘了,另外那时候舆论说得90后很不好,他却对90后有着不同看法,而且听得出是很真心的话,知己难求呀。在厂里遇到这么一个人是我想不到的,健谈、儒雅、特别,谦虚,是我对他的印象,虽然只认识几天,没说多少话,却想把他当知己,这种感觉真是奇妙,尽管到现在,都遇不到这种人,前阵子去探访了他,现在正在创业中,祝一切都好。

三年过去,恍如昨日…